【米高梅官网】媒体称菲方挑战已超中方底线

中国可不战逼退菲律宾

摘要:
中菲黄岩岛对峙已过去30天,菲律宾先出动军舰,又号召全球菲侨进行反华游行。中方最新回应引发关注,香港媒体称,“菲方的不断挑衅已超出中方底线,而副外长傅莹的表态则是对菲的‘最后通牒’”媒体称菲方挑衅已超中方底线
中菲黄岩岛对峙已过去30天,菲律宾先出动军舰,又号召全球菲侨进行反华游行。中方最新回应引发关注,香港媒体称,「菲方的不断挑衅已超出中方底线,而副外长傅莹的表态则是对菲的『最后通牒』。
据《新闻1+1》2012年5月9日台本
——黄岩岛事件:已经做好各种准备!(节目导视)解说:无视中方严正交涉,菲律宾执意要把黄岩岛事件引向升级。洪磊:中方通过外交协商来解决当前事态的立场,没有变化。解说:一个月内,三次约见菲驻华使馆临时代办,中国仍在做着通过外交手段解决黄岩岛事件的努力。字幕提示:2012年5月8日新闻主持人:外交部副部长傅莹约见菲律宾驻华使馆临时代办时表示,中方对黄岩岛事态形势难以乐观。解说:中国海监和渔政船在黄岩岛强有力的执法是临时应对还是将成为常态?曲星:这个对应措施就是要常态化。解说:主权不容退让,主权必须捍卫。《新闻1+1》今日关注「黄岩岛事件」。主持人(董倩):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中菲关于黄岩岛的事件已经过去了30天。在过去这一个月势力,菲律宾方面先是出动军舰,然后又希望把此事提交给国际仲裁,接下来又要到美国去寻求支持,最近一段时间又在号召全球的菲​​侨进行反华大游行。针对菲律宾这段时间一系列小动作,中国外交部今天也有了最新的回应。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关注黄岩岛事件的最新进展。(播放短片)解说:今天,黄岩岛事件已经进入第30天。今天,面对菲律宾不断挑起的各种事端,我们依然看不到事态平息的趋势。在菲律宾国内,一个菲律宾的侨民组织正号召世界各地的菲侨民于本月11日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反华游行。主持人:昨天商务部驻菲律宾使馆经商处发布紧急通知,表示近日菲律宾将举行大规模反华示威活动,请中方人员注意人身和财产安全,一旦发生紧急突发事件,要第一时间向使馆报告。解说:今天,外交部举行例行发布会,黄岩岛事件仍然是重点。洪磊(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关于菲律宾事件,傅莹副部长在5月7日的交涉中已经全面阐述了中方的立场和要求。我们注意到,在此次黄岩岛事件中,菲律宾方面一直发表措辞强硬的言论,煽动国内情绪,严重损害了中菲关系的气氛。解说:记者会上洪磊还表示,菲方鼓动国内民众和海外侨民发起针对中国的游行示威,已经引发海内外中国民众的强烈反应和关注,希望菲方不要进一步损伤两国关系。洪磊再次强调,中方坚持通过外交协商解决当前​​事态的立场没有变化。事实上,今天已经是中国外交部第14次回应黄​​岩岛事件,一个月来中方态度始终明确,期间多次敦促菲律宾避免使事件复杂化、扩大化,并希望尽快妥善解决黄岩岛事件。然而,在这30天的时间里,菲律宾先是增派海警船只,后又提出国际仲裁,接着反覆向美国求援,没有做出任何令事件趋于缓和的举动。5月3日,有报道称菲律宾政府正式将黄岩岛改称为「帕纳塔格礁」。虽然菲律宾总统发言人对此的解释只是为了简洁,但这一举动却被外界认为是菲律宾在对该岛宣布主权。除此之外,菲律宾方面还一直试图将黄岩岛问题提交国际仲裁。字幕提示:2012年5月8日洪磊:黄岩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黄岩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将一个主权国家的领土拿到国际仲裁法庭上去,这岂不是国际事务当中的怪事吗?这个世界会乱成什么样子?解说:面对菲方在过去一段时间内一直不计后果扩大事态的举动。
7日,外交部副部长傅莹第三次约见了菲律宾驻华使馆临时代办。「鉴于菲方不断挑衅,中方公务船将继续对黄岩岛海域保持警戒,中国渔政船也将依照中国法律对渔船进行管理,提供服务,为中国渔民在自己的传统渔场的生产作业提供良好的环境。中方敦促菲方撤走在黄岩岛海域的船只,绝不能再干扰中国渔船作业,更不得干扰中国政府公务船依法治行公务。中方也做好了应对菲方扩大事态的各种准备。」中国外交部的最新回应也引发了舆论的关注。香港《文汇报》文章称,「菲方的不断挑衅已超出中方底线,而副外长傅莹的表态则是对菲的『最后通牒』。法新社8日援引傅莹的这番表态后评论说,「黄岩岛对峙已成为近年来中菲南海主权纠纷最为严重的一次。这是中菲对峙以来最高调、措辞最严厉的表态。」主持人:不妨再回顾一下被外电评为「最严厉表态」的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外交部的几次回应。今天外交部的回应是,「针对菲侨的游行已经引发海内外中国民众的强烈反应和关注。」7日,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曾经说过这么两句话,「我们对形势难以乐观」
,「中方也做好了应对菲方扩大事态的各种准备。」面对中方逐渐强硬起来的表态,菲方的最新态度又是什么样?我们马上连线驻当地的记者王璐璐。刚才已经说了中方外交部这些日子的表态,针对中方外交部逐渐强硬起来的表态,菲律宾方面的外交部的回应是什么?王璐璐(记者):针对中国的表态,菲律宾这边确实也有了回应。昨天,菲律宾外交部发言人赫尔南德斯就说菲律宾现在正在做一些努力,准备提出一个新的外交提议,希望能够帮助来缓解黄岩岛的紧张局势,但是至于他们将要进行怎样的动作和行为来帮助缓解局势,赫尔南德斯并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同时在今天下午,我从菲律宾外交部拿到一个最新的声明,是关于重申美国和菲律宾在1951年当时签订的一个协议——《美菲共同防御条约》。菲律宾外交部在这个声明中指出,为了防止外界可能会出现的一些误解,现在将要对这个条约的一些条款进行重申来作为记录。我也阅读了这个条款,其中有这样几条:一,在条款中声明,美菲两国公开宣布团结一致抵御外敌的入侵;同时在声明中还特别提到了去年美国国务卿希拉莉在访菲的时候,当时她接受了一个记者的提问。这个记者问到,「如果中菲之间发生冲突的时候美国会怎么做?」希拉莉当时回答,「美国会遵守《美菲共同防御条约》」。今天,菲律宾外交部就特意把希拉莉当时说的话又重申了一遍,并在发布会上最后又提到了前两天「2+2」美菲会议,并说「2+2」会议也使得美菲双方达成了一个新的合作机制。主持人:第二个问题,刚才也提到了11日菲方正在策划,并且鼓动一个全世界菲侨的反华游行,目前这样的准备活动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另外,这个活动的进展是什么样的?王璐璐: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菲律宾以及我所在的首都大马尼拉地区秩序还是比较井然的,人们的生活和工作还是比较正常的。针对11日将要举行的反华游行,它是由一个叫做「菲律宾外侨组织」号召大家参加的,今天马尼拉市政府也表示他们已经正式收到外侨组织说要进行游行的通知,针对这个马尼拉市政府现在也是为此加强了警备。今天,我从中国驻菲律宾使馆了解到,他们也提出了一些建议,一方面是提醒在菲律宾的华人华侨在这几天注意安全,同时使馆也告诉我,他们在此前和菲方进行了交涉,指出希望敦促菲方务必要遵守《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在当天确保使领馆的馆舍以及人员的财产安全。同时,他们的商务部也在网站上发布了一个公告,希望在菲律宾的中资企业人员能够在这几天确保自己的安全,出门的时候能够结伴而行,不要和当地的人发生争执,所以使馆也在做一些努力,希望能够确保在菲律宾的华人华侨的人身安全。主持人:这是驻菲律宾记者王璐璐从前方给我们带来的最新消息。当事件已经发生了一个月的时候,回头看在这个过程中中方一直表现出来的是一种降温、忍让的做法,但是中方的这种做法并没有得到菲律宾方面相应的回应,事态也并没有像我们希望发生的那种方向去发展。其实从各个方面来说,菲律宾无论是在政治上、经济上都无法和中国进行抗争,但问题是为什么在过去这一个月时间里,这样一个国家可以一直在做一些小工作,小动作频发不断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播放短片)解说:面对黄岩岛事件,有人在不计后果的高声叫嚣,有人则在担心事件恶化对自身利益的损害。
5月4日的《马尼拉公报》就出现了一篇题为「黄岩岛争端会否影响香蕉出口」的文章,提出了自己的担忧。在菲律宾,也有媒体放大了这样的报道,就是近日菲律宾一船香蕉被中国拒收,原因是未通过检疫检查,这引起了菲律宾香蕉业内人士的担忧。王冬冬(记者):其实在菲律宾的「香蕉船事件」之后,菲律宾国内可以说非常着急。在农业方面,菲律宾又是十分倚重水果、烟草等作物的出口。所以这次香蕉船在中国没有能进去,菲律宾十分着急,甚至有些菲律宾官员的声音说,能不能把经济和政治分开来算。解说:一方面,一些政治人物不断挑战着中国的主权;另一方面,经济界却开始担心着自己的贸易。对此,《马尼拉标准今日报》今天就刊登「关于黄岩岛争端」的文章说,在马尼拉的两位立法委员认为,「菲律宾应该开始积极地寻求和中国的双边谈判,以解决现在的争端。
」而其中一位委员还说,「我们应该绕开总统阿基诺三世,敦促外交部尽快成立一个中菲学习​​委员会,以增强两国的双边关系。」同样是在这份报纸上,今年4月28日,菲律宾投资家维克托·阿奇斯发表了题为「它属于中国」的文章,该文介绍了1279年中国元朝对黄岩岛地图标记,中国近现代科考文献对黄岩岛的记载等多个事实,论证黄岩岛确实属于中国。但是菲律宾国内的强硬派却仍然极力地在给此次争端增添更多的复杂因素。除了一个菲律宾侨民组织号召在海外的所有菲律宾侨民在5月11日加入反华示威行动之外,菲律宾国内也有人开始叫嚣要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字幕提示:2012年5月8日新闻主持人:菲律宾众议院少数党领导人丹尼罗·苏亚雷斯7日甚至扬言,「将在菲律宾国会提出议案,对中国施加『经济制裁』,拿中国产品开刀」。解说:而除了苏亚雷斯,另有一些议员也正在试图推动向中国产品施加惩罚性关税,将其挤出菲律宾市场。但可笑的是,苏亚雷斯在接受香港《亚洲时报》的采访时也承认,由于中国产品的价格优势,很难在菲律宾国内实行全面抵制」,因此他说「制裁基本上是一个声明,表明我们不会被中国吓倒。」今天,国内很多媒体都在关注着5月11日菲律宾将在全球举行的反华示威游行。对此,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也在昨天发布「关于做好中资机构近期安全保卫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要求,「在菲中资机构人员高度重视安全保卫工作,强化安全意识,注意人身和财产安全」。面对着日益复杂的黄岩岛局势,菲律宾还会打出什么牌?主持人:在外交上非常强硬的菲律宾,在国内经济和社会的局面又是什么样呢?通过接下来的这组数字可以有一个比较粗略的了解。菲律宾总人口的1/3,大概2300万人要靠领取补贴生活,这个数字在东南亚国家中都是最高的。另外,菲律宾现在的失业率升至24%,相当于970万人失业,其中很多人是由于经济低迷而被裁员。再看一组数字,这是中菲之间一些经济上的联系,从2002-2007年,中菲贸易年均增长30%。在去年,中菲贸易额是322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这样一个比较大的数字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中方进行让利而产生的。中方和菲方之间的生意,一直中方是处在一种逆差的地位,而且在中国提供优惠出口买方信贷最多的国家之一就是菲律宾。菲律宾方面对于中国农产品的需求处在一种依赖的状态,中菲之间经济上的联系,尤其是对于菲律宾方面来说如此紧密,为什么菲方还要进行这一次在外交上的如此强硬?接下来就连线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所研究员许利平先生。许先生,通过刚才那组数字也有观点这么分析,实际上阿基诺三世是通过外交强硬的方式在转移他处理国内问题不当的一种视线?您怎么评论?许利平(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这种说法是非常有道理的,2010年6月份阿基诺三世的得票率只有12%,因为他没有超过半数而当选为菲律宾总统。按照菲律宾的宪法总统只能当一任(六年)。其中对他最重要的考验是中期的选举,2013年菲律宾将要举行中期举行,这对阿基诺三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选举,如果他这次中期选举失败了就会成为一个博雅的总统。并且据现在的民意测验显示,阿基诺三世的支持率在日益下降。阿基诺三世竞选的时候打了两张牌:一个是反腐;第二个是减贫。现在反腐问题上他陷入了一个死结,他现在正在查前总统阿罗约的贪腐案,这个贪腐案主要的障碍就是要清除最高法院的法官,要谈和他,现在很难进行谈和,所以他这个问题走不通。第二,减贫方面,刚才片子已经说了,据最新的统计,现在菲律宾有55%的家庭陷于贫困之中,减贫对于菲律宾来说任务是非常艰巨的,在短时间内难以完成,所以转移视线来刺激民主主义的情绪,作为阿基诺三世来提高他支持率重要的一张牌。主持人:谢谢许先生,稍后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黄岩岛事件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启示,它启发我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对于长期我们进行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政策,接下来是不是会仍然一以贯之去执行呢?(播放短片)字幕提示:2012年5月日新闻主持人:在昨天上午11点左右,中国渔船琼海05668号从海南潭门镇中心渔港再一次奔赴黄岩岛了。这里要给大家特别介绍一下,刚才我介绍的琼海05668号渔船,正是4月10日受到菲律宾军舰在黄岩岛骚扰的中方12艘渔船之一。解说:让中国的渔民可以安全地在黄岩岛捕鱼,中国的渔政和海监部门正在强化在黄岩岛海域的执法。来自《南方都市报》特派黄岩岛的记者报道说,「中国渔船303船已经抵达黄岩岛海域,与在此21天的310船一起共同执行该海域的巡航护渔任务。目前,该海域已有包括中国渔政、海监在内的4艘公务船只。」而就在前天,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在约见菲律宾驻华使馆临时代办时也强调说,「中国在黄岩岛的护渔行动还将继续。」傅莹强调,「鉴于菲方不断挑衅,中方公务船将继续对黄岩岛海域保持警戒,为中国渔民在自己的传统渔场的生产作业提供良好的环境。」解说:中国的执法船依法在黄岩岛执行公务,而舆论更关心的是,此次渔政、海监在黄岩岛海域的护渔行动是菲方挑衅下的临时之举还是会在未来成为常态?曲星(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肯定是常态,(傅莹)副部长昨天在约见菲律宾临时代办的时候,她的话已经有这个意思了,过去也是在保护,从来就是有的,由于菲律宾不断的大动作、小动作,当然也就促使中国采取对应的措施,这个对应措施就是要常态化。解说:近一个月来,中国外交部已经就黄岩岛事件多次阐明立场,认为该事件就是菲方侵犯中国主权,袭扰中国渔船、渔民所引起的。中方也一直希望菲方与中方双方共同努力,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目前局势,而不是不断发表言论或者采取小动作,使事态扩大化、复杂化、国际化。而在南海问题上,中方也一直致力于同有关当事国通过谈判和友好协商解决有关争议。然而,近年来菲律宾却屡屡在本无争议的我国黄岩岛海域制造事端,此次延续近一个月的黄岩岛事件菲方的一系列举动使得中方不得不做好应对的各种准备。主持人:菲律宾在南海进行挑衅,小国挑衅大国,它背后有自己的逻辑,首先要进行形势的判断,它认为随着美国高调重返亚太,美国可靠,中国可欺。它认为自身在这样国际格局中的位置愈发凸显,因此有可能在这个时候兴风作浪,这是对形势的判断。第二,在行动上,它口头上说南海争议不会引起中菲之间的问题,但是实际上它采用的是一种牛虻对大象的做法,当中方提出来跟它要进行外交谈判的时候,它屡次挑衅,但是当中方强硬一点的时候,它就一点一点退让。第三,它打的是悲情牌,它知道自己是小国,它要占小国的便宜。当中国有一些举措的时候,它就大声嚷嚷,「说中国欺负我了」,「大国欺负我了」等等。接下来继续连线许先生。对于南海这个问题的态度,中方一直认为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比如说通过黄岩岛争端,您觉得未来中国还会奉行这种政策下去吗?许利平:中国政府对南海争端的态度是一贯的,「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往往我们在对外的谈判和交往中省略了前面四个字,实际上前面四个字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在南海有争议的海域一共有90-120口油井,被有关各方所占据和开采,而我们中国没有一口油井,这个对我们来说应该是值得反思的。我对南海争端有一个一贯的态度,在适当的时候要适度强硬,特别是在维护我们主权和领土完整等方面,因为关乎我们国家的核心利益,所以要适度表示强硬。主持人:最近阿基诺三世有这样一个表态,他希望把政治和商业分开,在商业上可以共同开发,但是政治上我们要另行谈判,您怎么看他这种方式?许利平:关于阿基诺三世的这个表态,表面上听起来似乎有道理,实际上他是当面说一套,背后又另外做一套。比如说最近在礼乐滩附近,因为礼乐滩属于中国了,它现在占据着,要把礼乐滩附近的石油、天然气的开采权授予外国公司,实际上他根本不跟中国公司来进行开发和合作,所以我觉得他的说法与实际不相符。主持人:另外,在中菲之间以往也有过一个处理美济礁事件的经验,如何处理美济礁这种方式是不是也适用于处理黄岩岛的争端?徐利平:你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1995年和1998年中菲曾经在美济礁事件上对峙过,也发生过一些冲突,最后的收尾是以中国在美济礁建有人工设施,这个设施是为了保护当地的渔民而修建的,以这个为告终。联系到黄岩岛的事情,中国要真正控制黄岩岛,要在黄岩岛行使我们的主权,是不是考虑跟美济礁一样新建人工设施。当然黄岩岛的气候条件、地理环境跟美济礁不太一样,但是根据现有的科研条件和技术条件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主持人:谢谢许先生。尽管现在事态并没有得到缓解,尽管现在中国外交部表现出了适度的强硬,但是中方仍然坚持双方能够回到外交途径上来解决黄岩岛的争端。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米高梅官网,在用武力解决争端前,中方还有一套强劲的组合拳尚未打出

本报记者/杨欢

“所谓敌进我进,如果对方得寸进尺,那么我们就必须针锋相对”;“可以考虑向争议海域派军舰,进行实弹演习,起到震慑作用”;“应该加强执法,适时对穿越或靠近黄岩岛的菲律宾渔船和渔民进行拦阻”……最近在国内一些网络论坛上,中国网民对黄岩岛事件的关注度高烧不退,不少人献计献策,建议如何在不战的前提下逼退菲律宾。

风波持续近一个月,菲律宾无视中国的善意,继续煽动民众情绪,试图占据舆论的制高点。在菲方一意孤行的情况下,中国外交部近日提升了口头警告的力度,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说,“中国已经做好了应对菲方扩大事态的各种准备”。有关专家对《世界新闻报》指出,在武力解决之外,中国压制菲律宾的无理挑衅有多种选择,如果多管齐下,菲方很可能作出妥协。

“非武力”反制开始加压

5月7日,外交部副部长傅莹约见菲律宾驻华使馆临时代办蔡福炯,就黄岩岛事件向菲方提出严正交涉。傅莹说,菲方变本加厉地不断扩大事态,不但继续派公务船在黄岩岛泻湖内活动,而且不断发表错误言论,误导国内和国际公众,严重损害双边关系气氛。我们对形势难以乐观。中方敦促菲方撤走在黄岩岛海域的船只,绝不能再干扰中国渔船作业,更不得干扰中国政府公务船依法执行公务。

《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8日发表署名文章《面对菲律宾,我们有足够手段》,强调对于黄岩岛争端,菲方不能将中国的善意视为软弱可欺。“仁至亦有义尽的时候,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我们要做好充分准备,去威慑住各种武力挑衅,哪怕是狐假虎威式的武力挑衅”。

舆论认为,中国外交部副部长3次约见菲驻华使馆临时代办,在外交上实属罕见。这说明菲方的一再挑衅已经逼近中国的忍让底线,中方可能藉此升级维权行动。傅莹谈到,中国渔政船将依照中国法律对渔船进行管理,提供服务,为中国渔民在自己的传统渔场的生产作业提供良好的环境。《菲律宾星报》8日报道,中国已经在加强海域管理方面采取了实际行动。报道引述菲律宾马辛洛克镇镇长埃多拉的话说,中国海事船只已经禁止菲律宾渔民进入黄岩岛环礁湖捕鱼。

事实上,中方发出力度更强的口头警告,源于菲律宾最近的一系列旨在升级事态的小动作。菲总统发言人拉谢尔5月3日对外宣称,菲律宾正式将黄岩岛更名为“帕纳塔格礁”。拉谢尔说,改名是为了简洁,以便更好地向国际社会宣示其“所有权”。另据《马尼拉公报》7日报道,菲外交部和海岸警卫队正准备联手清理黄岩岛上所有与菲律宾无关的标记。

与此同时,菲方正在尽一切努力,争取国际舆论对自己的支持。一个名为“美国菲人追求善政”的组织计划于本月11日举行全球范围内的抗议活动,动员海外的菲律宾侨民向中国施加压力。该组织的主席路易达·尼古拉斯·里维斯宣称,11日当天,位于菲律宾马塔迪的中国领事馆门前,以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意大利、日本等国的多个城市都将举行菲律宾民众的抗议活动。

加强执法和实际占领

有分析认为,在处理黄岩岛问题时,中方采取了稳扎稳打的递进策略,先是释放善意,争取和平的外交途径解决,如果外交手段不奏效,中方不排除使用武力。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少将近日指出,对于黄岩岛事件,中方一贯坚持用和平谈判的方式、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但如果菲方硬要把中国的克制忍让视为软弱可欺,“那么战争终会降临”。

然而,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张明亮认为,战争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解决方式,在动用武力之前,中国还有其他的牌可出。他对《世界新闻报》指出,中国与其强化在黄岩岛海域的军事存在,不如强化对该地区的公务执法力度。“中国派军舰过去,容易给菲律宾制造以大欺小的口实,但执法就不同了,中国可以多派几艘渔政船和海监船,理直气壮地对驶入黄岩岛海域作业的菲律宾渔船进行管理,然后顺势开创由中国主导的海域管辖模式。”

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在接受《世界新闻报》采访时说,外交是解决黄岩岛问题的主要手段,但绝不是唯一手段,中国应该“多管齐下”,譬如可以在“实际占领”上多做文章。“不妨趁此机会在黄岩岛上修建人工设施,就像上世纪90年代对美济礁一样,如果菲律宾动用武力清除我们的设施,我们便可采取对等的方式予以回应。”

还有观点认为,中国政府可以要求中国石油勘探企业进驻黄岩岛海域,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授权地方政府对外进行招标投标活动,将有关具体资源的开采和利用交给符合资格的企业。

【米高梅官网】媒体称菲方挑战已超中方底线。除了加强执法和实际占领,张明亮认为还可以发动民间外交来反制菲律宾。他表示,菲律宾正在加大“舆论战”的攻势,包括动员海外菲侨的力量,博取国际社会广泛的同情和支持。“相比较而言,中国还没有充分发挥公民社会的力量,仅仅是一些网民在宣泄情绪,如果中国公民能够调动起来,通过民间渠道广泛地阐述我们的立场,将会压缩菲律宾的话语空间。”

菲方为撤退做准备?

【米高梅官网】媒体称菲方挑战已超中方底线。随着黄岩岛事态的发酵,菲国内舆论出现分化,许多理性的声音浮出水面。菲律宾出口商联合会总裁塞尔日对《亚洲时报》说,中国目前是菲律宾第三大贸易伙伴,到2016年,中国有望成为菲律宾最大的出口市场。如果菲政府继续煽动民众情绪,进而刺激民众抵制中国商品,那么最终输的将是菲律宾。“中国会采取反制措施,而我们将失去一个最大的商品市场。”塞尔日强调,菲律宾必须认识到,和中国单挑,无论经济手段还是军事手段,都不会成功。

【米高梅官网】媒体称菲方挑战已超中方底线。【米高梅官网】媒体称菲方挑战已超中方底线。《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5月8日刊登的一篇专栏文章称,“当大象跳舞的时候,小鸡必须要小心”,这是美籍菲裔女作家Tess
Uriza
Holthe在她的小说《当大象跳舞时》开篇的一句话,小说描写了菲律宾作为二战战场的惨痛经历,“浴血厮杀的日本和美国就像两头巨兽,而菲律宾就像一只小鸡”。文章说,菲律宾当前的处境和历史何其相似,美国和中国就像两头大象,他们的舞步决定了菲律宾应该怎么挪步。事实上,美国并不想因为黄岩岛问题得罪中国,至于同中国开战就更是不可能,只要中美闹不起来,菲律宾做什么都没用。

许利平认为,这些理性观点的存在,进一步给中国创造了解决黄岩岛问题的有利条件。“如果阿基诺三世政府继续和中国闹下去,进而使中菲关系受到实质性伤害,那么反对政府的声音就会越来越多,进而会影响到阿基诺本人执政的稳定性。”

事实上,在中方逐渐升级的抗议下,阿基诺政府已经开始顾及中国的反应。菲海岸警卫队司令官5月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菲律宾马上会迎来台风季,由于海警船无法承受台风的强度,他们会及时撤退,等台风结束后再回到黄岩岛海域。有分析认为,菲方以“躲避台风”为由撤船,也许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米高梅官网】媒体称菲方挑战已超中方底线。另据彭博新闻社7日报道,阿基诺日前对媒体表示,他对与中国在南海争议地区合作开采油气资源持开放态度。而在此前,菲律宾一直拒绝在其近海海域与中国进行联合开采。路透社8日披露说,菲律宾菲莱克斯石油公司已经与中海油就可能合作开发位于南海的天然气项目进行了讨论。路透社分析,这或许是菲律宾有意缓和紧张气氛的一个信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