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梅官网】资深外交家谈南海问题不能靠武力越打局势越乱

单纯的外交主义,或曰单纯的懦弱外交思想,或曰单纯的外交观点,是一种唯外交思想,是主观主义在外交领域里的一种表现形式。•••••••••近日,原驻法大使、资深外交家吴建民,受广东省政协和省公共外交协会邀请,到粤作专题报告,接受南方日报专访,就南海问题、国际热点问题等侃侃而谈,其个中“味道”亦感耐人寻味——“缺钙”“掉味”,给国人灌输或兜售“懦弱外交”思维。吴建民先生在事关中国的国家主权与尊严上的自由言论,从他说的话、写的小文章、议论的事看,显得一无韬略,二无理论,三无逻辑,四无是非观念,五无典故、寓言、生活哲理等,总是“漏汤滴水”的,甚至是“漏得稀里哗啦”的,大失其“精英”的水准。甚至,曲解国家领导人的言论、讲话、指示的精神内涵。吴建民先生在谈南海局势时,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不是自己的娃娃不心痛”,其话里行间,所举的例、打的比方、引用领导人的话来说明的事、领悟领导人言论,均有不当。大家都知道我国南海的现状,其中,有很大一片的岛礁海都被周边国家侵占或控制。在这样的情形下,吴建民先生不谈国家的主权与尊严问题、不为祖国母亲的“腚”——“裸露”着的南海分忧、不为国家出谋划策怎么样去收复被占的岛礁海也就罢了,反倒大谈什么“友善的民族”、“爱人类”,什么“民粹主义、极端的民族主义和狭隘的爱国主义”,把美国及西方发动的那些非国家主权与尊严性质的战争拿来做借鉴比较,甚至,把希特勒也派上用场拿来做借鉴比较。总之,混淆了国家的主权与尊严问题。假如,中国周边国家的领土、岛礁海,被中国“逮着”,这些国家里的人民、仁人志士会怎么想、发什么声?若在这些国家中,有像吴建民这样的人发出这种类似的声音,这些国家里的人民、仁人志士会怎么评论评价呢?像吴建民这样的人会不会遭到这些国家的本国人民、仁人志士的唾骂呢?而今,中国的岛礁海,在被周边国家“逮着”的情形下,吴建民先生的侃侃而谈是要不得的,任意的给爱国者戴上所谓的“极端民族主义”帽子也是极其错误的。吴建民先生在谈南海局势时的多次自由言论,包括他去年抛出的那个相当滑稽的什么“自信论”,仿佛像上世纪30年代的抗日战争时期的初期,在中国的大地上,有那么一些人热衷于日本人搞的所谓“华北事变不扩大”的缩影的翻版,以自我安慰,掩耳盗铃似的以求安稳,为此,抛出了不少的“懦弱外交”思维的谬论,来所谓的“引导”国人,后来,这些隐形汉奸差不多都跑到日本人那里去了,做了明码汉奸。当今的中国南海,一大片的岛礁海被周边国家“逮着”是客观事实,而且这种“逮着”是在近30年里,周边国家强加给中国的,近几年来更是变本加厉,中国又怎么“掩”得住呢?南海——祖国母亲之“腚”,一大片的岛礁海被周边国家“逮着”,换句话说,在中国南海出现的所谓“争端”或“国际争端”,都是周边国家蓄意强加给中国的,原本是并不存在的。而吴建民先生倒好,不分青红皂白,隐射或看成这种“逮着”是什么“国际争端”,把“不可争辩”拱手相让,胡乱的引用两年前温家宝总理在联合国大会上说过的话,战争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最后手段已经过时了。注意,在这里温总理是就国际争端而言。固然,战争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最后手段可以过时,但是,根据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任何国家为维护主权与尊严而采取的正当的战争手段都不过时。历史上亦是如此,将来只要有国家存在亦会如此。唉~~,吴建民脑子里产生的思维是不是有问题呀?吴建民先生每每在谈南海局势时,尤其是涉及中国的国家主权与尊严问题上的多次自由言论,还仿佛给人留下了一个印象,那就是——在吴建民先生的骨子里严重“缺钙”。大凡脑子有问题、骨子里又严重“缺钙”的人,从其嘴里吐出来的话、手上写出来的文章,通常都很“掉味”。这种“掉味”通常表现为思维混沌、逻辑不清。吴建民先生如此的“缺钙”、“掉味”,一厢情愿的以单方面的纯“外交手段”,去处理被周边国家“逮着”的中国的岛礁海,去处理涉及中国的主权与尊严问题,或者以中国“爱人类”的姿态不去计较那些被别国“逮着”的岛礁海。这种唯外交思想,是单纯的外交主义的具体表现。像吴建民先生这种单纯的外交主义,或曰单纯的懦弱外交,或曰单纯的外交观点的思想是要不得的,这种思想归根结底,还是主观主义。这种单纯的外交主义是主观主义在我国外交战线上的一种表现。吴建民的打了反而“陷入混乱”,就是主观主义的色彩,同时又是一种恐惧、胆怯、懦弱、无能的表现。要知道在当今的世界,尤其在大国中,像“母亲”的“腚”——“裸露”在外的情形,仅中国如此也。在涉及国家领土上的主权与尊严问题,“懦弱外交”思维与今日之中国极不相称,亦误国辱国。本『战略与诡道•智库』既反对单纯的军事观点,又反对单纯的懦弱外交思想。像吴建民先生的这种“懦弱外交”思维,当然的要被拿出来晒晒,亦当然的要被国人洗洗脑。吴建民先生有严重的唯外交思想,秉持“懦弱外交”思维,时不时的忽悠或抛出一些吓人的谬论,又咋个能从外交方面来正确的引导国人呢?但愿吴建民先生千万不要把个别国人引导到隐形汉奸思维的老邪路上去了哦!但愿吴老,其心不老不顽,多多的接受时代的新思想。当然,在吴建民谈南海局势中,有个观点在本『战略与诡道•智库』看来,还是正确的,即“在今天,孤立就是一场灾难。”但是,他得出这个结论的前提依据的出发点则是错误的。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军事观察员海韬
2月17日,菲律宾国会通过“领海基线法案”,将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划为菲律宾领土,中国南海主权遭到进一步蚕食。长期以来,中国政府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遭到了严峻挑战。重新调整和定位21世纪中国的南海战略,切实捍卫南海传统9段线内的国家主权权益,已经迫在眉睫。

人物名片

  南海岛礁离中国渐远

吴建民,资深外交家。现任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国际展览局名誉主席等。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南海岛礁逐步被越菲马等国侵占。与东海钓鱼岛、黄海苏岩礁问题类似,南海岛礁控制权的丧失无一例外地经历了“渐进式”的过程。从舆论造势、外交试探再到驱逐中国渔船、实际控制周边海域,中国南海岛礁主权逐步被侵蚀。

吴建民生于1939年,1959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法语系,曾为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担任过法语翻译。他曾是中国驻联合国第一批代表团工作人员,担任过外交部发言人,驻外大使。回国后,他任外交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外委会副主任等职,还曾于2003-2007年任国际展览局主席,是第一位中国人、第一位亚洲人、第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人士担任这一重要职务。

  目前,中沙黄岩岛以及南沙大部分岛礁均为他国实际控制。更为严峻的是,近年来周边国家对南海主权的侵占已经由“单一行为”向“集体协作”,由“实际控制”向“永久占有”方向发展。此次菲律宾政府的立法行动,既是对中方的示威,也是在为2009年向联合国提交领海基线声明做准备。如果中方无实质性的相应措施,长此以往,被侵占的南海数十座岛礁将会离中国越来越远。

前日下午,受省政协和广东省公共外交协会邀请,资深外交家、原驻法大使吴建民来粤作《我国外交政策与开展公共外交》的专题报告。

  中方搁置,他国开发?

前日上午,吴建民接受了南方日报专访。他说,随着美国战略重心转移,中国和世界正处在一个关键点上,如果处理不当,亚洲崛起的势头将中断,最终导致两败俱伤。面对复杂的国际局势,应抓住各方共同利益的主轴,千万不能堕入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泥沼。

  刚刚过去的2008年,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曾悄悄掀起了一个侵占南沙的“小高潮”。2008年4月,菲律宾海军副司令安伯勒·托伦蒂诺少将发表声明,宣称菲律宾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会为保卫南沙群岛“战至最后一人”。越南、马来西亚也相继强化了对南沙岛礁的主权。

谈中美关系

  在军事部署方面,依靠南海数百口油气井带来的滚滚财富,越菲马等国投入巨资扩充海空军力量,南海战场建设逐步实现“驻军常态化、工事永久化、阵地纵深化”。中国方面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转变为“中方搁置、他国开发”。

新冷战基础根本不存在

  中国海军应向南海深处进发

中国的国策是永远不称霸,新“冷战”的基础根本就不存在。而且,我们也不能容许新冷战的发生,它的结果将使亚洲崛起的势头中断,最终两败俱伤

  对中国而言,南海既意味着岛礁主权,也是重要的海上战略通道和国家安全纵深屏障,关系到国家的长远发展,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因此,南海并非单纯的岛礁争议问题,必须将南海问题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去经营和筹划。从长远讲,国家老一辈领导人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仍然适用,但就目前南海严峻的局势看,中国必须尽快“有所作为”,否则“维持现状”只能导致“单边搁置”。

南方日报:近年来,世界局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西方国家饱受美债危机、欧债危机的困扰,包括利比亚、伊拉克等在内的不少国家已经或正在发生剧变。在此背景下,中国的外交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米高梅官网】资深外交家谈南海问题不能靠武力越打局势越乱。  从某种角度讲,保持一定的政治外交乃至军事压力,将更有利于南海局势向好的方向发展。《2008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指出,“中国把捍卫国家主权、安全、领土完整,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并“坚持军事斗争与政治、外交、经济、文化、法律等各领域的斗争密切配合”。在目前形势下,保持外交压力,加速海洋立法进程,向国际社会明确公布南海岛礁基点坐标,将海军巡航范围逐步向南沙纵深方向拓展,军地协调保障南海油气资源开发安全,应该成为近阶段中国“有所作为、经略南海”的重要战略举措之一。(来源:国际先驱导报【米高梅官网】资深外交家谈南海问题不能靠武力越打局势越乱。)

吴建民:大的环境没有变,仍然是以和平发展为主流。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和世界正处在一个关键点上。可能倒退,也可能前进。去年,美国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战略重心转移。虽然美国要裁军,但太平洋地区的军队不仅没减少,反而要增加。现在亚洲出现了军备竞赛的势头,亚洲国家之间的问题和矛盾日益增多。

【米高梅官网】资深外交家谈南海问题不能靠武力越打局势越乱。南方日报:美国战略重心转移,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吴建民:一方面,美国战略重心的转移是必然的,它追随国际关系重心从大西洋向太平洋的移动。另一方面,转移还处在初期。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伊朗等国,已经耗费了美国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政治精力。

至于这个转移会带来怎样的结果,要看我们如何应对。去年,我去巴厘岛开亚太小组会议,会上有些人援引2011年11月25日《华尔街日报》刊登的由澳大利亚前任国防部长撰写的文章,文章提出奥巴马主义,并把它与杜鲁门主义相提并论,认为中美之间可能要搞冷战。

我觉得这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因为中国的国策是永远不称霸,新“冷战”的基础根本就不存在。而且,我们也不能容许新冷战的发生,它的结果将使亚洲崛起的势头中断,最终两败俱伤。我们要学习邓小平同志用大智慧来处理这个关键问题。

南方日报:您所说的大智慧是指什么?

吴建民:2011年9月6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中国的和平发展》,其中提到要扩大同各方利益的共同点,在利益汇合点,构建不同层次、不同领域的利益共同体,实现共赢的局面,这就是大智慧。

大智慧与大利益相联。21世纪中国最大的利益是保持发展势头。这个势头是中国人经过100多年的艰苦奋斗才争取来的,如果这个势头因为我们处理关键节点关键问题的失误,可能造成中断,一旦中断,恢复起来代价将十分巨大。

南方日报:有人说,美国的战略重点转移,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将比以往严峻。您怎么看?

吴建民:严峻不严峻,得看如何应对?思路决定出路,思路对了,柳暗花明;思路错了,寸步难行。今年2月,习近平副主席访问美国,强调始终要抓住中美双方共同利益的主轴。中美的分歧很多,但是过去40年来中美关系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就是依赖双方的共同利益:我们都希望太平洋地区实现和平稳定以及基于共赢的经济增长。

对于中美关系,我们应当沿着习近平副主席的思想:“太平洋很大,可以容纳中美两国。”如果选择对抗,形势当然会走向严峻。

【米高梅官网】资深外交家谈南海问题不能靠武力越打局势越乱。谈南海局势:极端民族主义要不得

【米高梅官网】资深外交家谈南海问题不能靠武力越打局势越乱。打就能解决问题?很多人以为打仗打赢了就好,其实不然,反而会让中国的周边局势陷入混乱

南方日报:去年以来,在中国南海,争端频频发生,菲律宾、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走“平衡外交”路线,试图拉拢“第三方”进入南海。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南海地区日益复杂的局势?

吴建民:关键是弄清中国的大利益、地区的大利益、世界的大利益是什么。和平发展与合作是大利益,南海问题是有分歧的,但也有共同利益。我们应该遵循邓小平同志的思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南方日报:有学者和网民在南海问题上态度激烈,认为中国应该更为强硬,必要时采取武力措施。对此,您怎么看?

吴建民:打就能解决问题?很多人以为打仗打赢了就好,其实不然,反而会让中国的周边局势陷入混乱。

【米高梅官网】资深外交家谈南海问题不能靠武力越打局势越乱。两年前温家宝总理在联合国大会上就说过,战争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最后手段已经过时了。看看美国人发起的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战争,它们问题解决了吗?没有。一个力量对比如此严重的不平衡战争,不仅没有解决根本问题,还给美国、欧洲带来了一堆难题。

南方日报:您写过一篇文章叫《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种自信》,引起广泛关注,也有人持反对意见。

吴建民:小不忍则乱大谋。我的观点是:爱祖国,也要爱人类,才能站得住脚。在全球化、信息化也已构筑了各国利益如此紧密的智慧地球时代,我们已经不能关起门来只讲狭隘的爱国主义了。中国人自古就有天下观,这个天下观不应只限于中国,而是世界的。

希特勒爱德国吗?当然爱,但他搞民粹主义。今天的青年人要有广阔的视野,要胸怀天下。民粹主义、极端的民族主义和狭隘的爱国主义要不得。一个自私自利的国家会失去朋友,会被孤立,在今天,孤立就是一场灾难。

南方日报:对于民粹主义和极端的民族主义,应该怎样引导?

吴建民:其实我们要相信中国老百姓大多数是理智的,有一个沉默的多数。极端的东西,多数老百姓是不赞成的。中国人是很善良的,中华民族是一个友善的民族。

现在社会上有两种人搞民粹主义:一种是思想还停留在过去,看不到世界已进入和平与发展时代的人,他们还保留战争与革命时代的眼光,犯了时代错误。还有一种人是出于既得利益的需要,在美国就有人喜欢煽动紧张情绪,国与国关系一旦紧张,军火就好卖。

南方日报:做这种引导工作是需要勇气的,因为有可能引来非议,被批评甚至被谩骂。

吴建民:真理不就是不断地迎接各种谩骂之后才成长起来的吗?今天的中国在走向世界的时候,要有人出来讲几句话,这对中国好,对世界也好。极端的民族主义任其泛滥,最后只会给中国带来灾难。

谈叙利亚问题:国家看法不同很正常

国家的看法不同,这在联合国再常见不过了。每个国家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立场,发表自己的观点

南方日报:中国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叙利亚、伊朗等问题上存在分歧。对联合国安理会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中国两次投反对票,招致美法等西方国家不满。这会不会影响中美、中法关系?

吴建民:我认为不会有什么影响,国家的看法不同,这在联合国再常见不过了。每个国家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立场,发表自己的观点。

南方日报:在您看来,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最佳方式是什么?

吴建民:中国政府在叙利亚问题上应该始终坚持以下几条原则。第一,主权平等;第二,国家由谁来领导,由这个国家的老百姓说了算;第三,出现争端要通过和平方式来解决,不应诉诸武力;第四,争端应该通过对话来解决;第五,联合国在解决国际争端中发挥主导作用。

南方日报:您曾是中国驻法大使,怎么看待当今的中法关系?

吴建民:总体是好的。虽然2008年奥运会期间,中法之间有过不愉快,但后来双方达成了《中法联合公报》。去年,法国总统萨科齐来中国好几趟,他是愿意发展中法关系的。

谈公共外交:向世界说明中国这项任务很繁重

目前,世界对中国的疑虑、担心乃至恐惧,不是在减少而是在增多,所以向世界说明中国这项任务是很繁重的。向世界说明中国,政府可以做,社会各阶层人士和民间人士都可以来做

南方日报:前几年,中国有很多开展公共外交的绝佳机遇,比如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深圳大运会。但接下来几年此类大型国际盛会相对较少,在此背景下,中国开展公共外交的新亮点在哪里?

吴建民:开展公共外交,根本目的是让世界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目前,世界对中国的疑虑、担心乃至恐惧,不是在减少而是在增多,所以向世界说明中国这项任务是很繁重的。向世界说明中国,政府可以做,社会各阶层人士和民间人士都可以来做。

过去国与国之间都是官方的政治关系、贸易关系,官方外交非常重要,但现在国与国之间依存度大大加深,官方外交已经远远不够了。开展公共外交,利用大型活动当然很好,但细水长流更加重要。在文明和文化传播的历史上,潜移默化和口耳相传可能更有力量。

南方日报:为什么外国人对中国有疑虑?

吴建民: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整个世界在变,国际关系的重心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亚洲的地位在上升,而中国崛起是亚洲崛起很重要的一部分,中国经济连续十几年平均增长率超过9%,在世界经济发展史上从未有过也不可复制。第二,苏联强大后搞霸权主义,把苏联共产党的名声搞坏了。人们很容易把对苏联的印象套在中国身上,不相信中国“和平崛起”。第三,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西方经济陷入衰退,但中国反而还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这个反差很大,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有很强的失落感。第四,随着中国社会走向多元,在中国国内关于中国外交、安全政策,出现了各种不同,甚至有比较极端的声音“中国同某国必有一战”。这些让外国人对中国的疑虑乃至恐惧在增加。

南方日报:本届全国政协外委会在推动公共外交方面做了许多有影响的工作,今年将换届,据您了解的情况,下届外委会是否还能继续保持政策的连贯性?

吴建民:政策是否延续要看实际需求。向世界说明中国的需求,正在逐步增强。公共外交工作作为一个国家总体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随之也要加强,这既是中国的需要,也是世界的需要。换届之后,公共外交的工作不仅不应当减弱,还应当加强。

南方日报:广东是中国最早一批成立公共外交协会的省份,广东要搞好公共外交,应从哪些方面着手?

吴建民:要结合广东的实际情况。首先广东海外联系特别多,侨胞多,外向型经济发达,同世界相互依存度很高。全中国5000万海外侨胞,3000万祖籍在广东,这些侨胞与当地政府、社会有紧密联系。其次,跨国公司全球500强很多公司在广州设有机构,这些跨国公司对各国政府政策都有影响。广东开展公共外交,要充分利用这些优势资源。另一方面,广东走在改革开放前列,储备了一批人才,动员这批人才和力量,对国内外发展都有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